金字塔之戰

Jul06

金字塔之戰

時間:2023/07/06 19:22 | 分類:世界歷史

以下文字資料是由(歷史新知網www.tvmsn.com)小編為大家搜集整理后發布的內容,讓我們趕快一起來看一下吧!

金字塔之戰

金字塔之戰(1798年7月21日),或稱恩巴貝之戰,是拿破侖征戰埃及和敘利亞期間發生的一場重要戰役。在距離吉薩大金字塔15公里(9英里)的戰場上,拿破侖·波拿巴的法國軍隊戰勝了規模更大的馬穆魯克軍隊,三天后法國占領了開羅。  

埃及探險的起源  

1798年7月1日,載著拿破侖·波拿巴將軍和新命名的東方軍團的法國艦隊抵達埃及亞歷山大海岸。法國人已經經歷了為期一個月的橫渡地中海的航行,在此期間他們占領了馬耳他島,并險些躲過了英國軍艦中隊的追捕。盡管他們已經經歷過一切,但他們的冒險之旅才剛剛開始。由于珊瑚礁盛行,上岸僅限于位于亞歷山大以西約13公里(8英里)處的馬拉布特海岸線狹窄區域。法國人乘坐長艇劃上岸,這個過程一直持續到深夜。一些超載的長艇被海浪傾覆,數十名士兵被淹死。第二天一早,波拿巴率領士兵前往亞歷山大,亞歷山大的守備力量薄弱,只有500名埃及民兵和20名馬穆魯克戰士組成的駐軍。在口渴的驅使下,法國士兵沖過該城破舊的防御工事,在中午時奪取了亞歷山大的控制權。隨后,艦隊駛入港口,開始卸下剩余的軍隊。法國遠征埃及開始了。  

埃及只是波拿巴宏偉計劃的第一部分;征服開羅后,他希望進軍英屬印度。  

這次遠征是波拿巴將軍本人建議的。盡管拿破侖在意大利的征戰為他贏得了名聲和榮耀,但波拿巴知道他必須不斷贏得勝利才能保留群眾的愛戴。此外,波拿巴長期以來一直夢想著像他的英雄亞歷山大大帝(公元前356-323年)那樣為自己建立一個東方帝國?!皻W洲是小事一樁,”他曾經說過?!八袀ゴ蟮穆曌u都來自亞洲”(羅伯茨,159)。事實上,埃及只是波拿巴宏偉計劃的第一部分;征服開羅后,他希望進軍英屬印度,并在反英印度王子的幫助下征服英屬印度,其中最著名的是蒂普蘇丹。法蘭西共和國的五人 ... 法國督 ... 告訴波拿巴不要遠至印度,這允許他繼續在埃及建立法國殖民地的計劃。這樣的殖民地將為法國提供擴大其在地中海和非洲影響力的基地,而傳聞中的埃及財富對近乎貧困的法國國家來說極具誘惑力。督 ... 還認為,讓雄心勃勃的波拿巴盡可能遠離巴黎是明智之舉。  

此時的埃及名義上處于奧斯曼帝國的統治之下,但真正的權力掌握在被稱為馬穆魯克的武士階層手中。馬穆魯克人于1230年首次來到埃及,當時他們是阿尤布蘇丹為加強軍隊而購買的戰斗奴隸。事實上,馬穆魯克這個名字來自 ... 語,意思是“買來的人”或“奴隸”。這些奴隸很快就形成了一支強大的戰斗力量。當法國人于1248年第七次十字軍東征(1248-1254)期間首次來到埃及時,馬穆魯克擊敗了他們,甚至俘虜了法國國王路易九世(1226-1270年在位)。十年后,馬穆魯克成為埃及的主導力量,即使在1517年奧斯曼帝國接管埃及后,他們仍然保持著這一地位。派帕夏統治埃及,這些行政長官只不過是傀儡,馬穆魯克貴族繼續隨心所欲地統治。到了1798年,馬穆魯克人因其壓迫性的稅收政策而在埃及臣民中變得不受歡迎,波拿巴決定將自己描繪成埃及人民的解放者。占領亞歷山大后,他寫了一份聲明,譴責馬穆魯克的統治:  

長期以來,這群在格魯吉亞和高加索地區購買的奴隸暴虐著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國家。在上帝眼中,人人平等,那么,是什么讓馬穆魯克人享有一切讓生活變得舒適和愉快的東西呢?誰擁有所有偉大的莊園?馬穆魯克人……如果埃及真正合法地屬于他們,就讓他們做出上帝賦予他們的事跡。曾經,你們擁有大城市、大運河和繁榮的貿易。如果不是馬穆魯克人的貪婪、邪惡和暴政,是什么摧毀了這一切呢?(斯特拉森,75)  

通過向馬穆魯克宣戰,并且只對馬穆魯克宣戰,波拿巴希望避免奧斯曼帝國的憤怒并贏得埃及人民的支持。他命令他的士兵將自己表現為 ... 教的朋友,并尊重他們遇到的任何友好村莊和當地人。與此同時,馬穆魯克并沒有被法國軍隊的存在嚇倒,法國軍隊在這一點上是世界上最高效的戰斗部隊之一。在得知法國占領亞歷山大港后,馬穆魯克領導人之一穆拉德·貝(MuradBey)承諾,他將“像田里的西瓜一樣切開他們的頭”(Strathern,66)。  

進軍沙漠  

亞歷山大一陷落,波拿巴就開始準備奪取開羅,這需要穿越沙漠240公里(150英里)的行軍。當波拿巴等待剩余的馬匹、大炮和物資從船上卸下時,他命令路易·德賽將軍的師保衛達曼胡爾,這是通往開羅路上的一個戰略重要城市,距亞歷山大約65公里(40英里)。德賽之后還有另外三個師,他們一完成登陸就從亞歷山大出發。與此同時,查爾斯·弗朗索瓦·杜瓜將軍率領的第五師被派去攻占羅塞塔。伴隨杜瓜號的是由12艘炮艇和600名水手組成的小艦隊,由Jean-BaptistePerrée上尉率領,負責運送軍隊的大部分補給品。各部門達成目標后,  

德賽于7月3日出發前往達曼胡爾。兩天后,他被邦將軍的師追趕,雷尼爾和維爾將軍率領的最后兩個師于6日離開亞歷山大。委婉地說,這是一次穿越沙漠的悲慘行軍。沙漠的酷熱很少低于35攝氏度(95華氏度),而士兵們穿著專為寒冷氣候設計的羊毛制服,讓這種情況變得更加令人痛苦。炎熱的天氣讓很多士兵趕緊喝光了食堂里的水,卻發現沿途預期的水井已經被堵塞或者中毒了。一些士兵患有沙眼,這是一種眼炎,烈日灼傷眼瞼內部,導致失明。法國人也遭受了臭名昭著的卡姆辛之苦埃及的沙塵暴,一位法國中尉描述了其影響:  

在一個晴朗的早晨,空氣中籠罩著一層微紅色的薄霧,由無數微小的燃燒的塵埃顆粒組成。很快我們就幾乎看不到太陽的圓盤了。難以忍受的風吹干了我們的舌頭,灼傷了我們的眼皮,并引起了無法滿足的干渴。所有的汗都停止了,呼吸變得困難,胳膊和腿因疲勞而變得沉重,甚至連說話都變得不可能。(斯特拉森,86)  

由于過熱、脫水,甚至失明,越來越多的法國士兵開始落后,隨后他們落入了跟蹤入侵軍隊的馬穆魯克和貝都因部落成員的手中。信使被綁架,掉隊者被屠 ... ;據雷尼爾將軍師的一位疲憊的軍官說,通往達曼胡爾的道路上布滿了法國士兵的殘缺不全的尸體。在自然和馬穆魯克的持續攻擊下,難怪許多士兵士氣低落。一些法國人 ... ,另一些則密謀叛變。  

到7月8日,所有四個不滿的師都已到達達曼胡爾,波拿巴和他的參謀第二天也加入了他們。波拿巴立即召開了一次戰爭會議,他的將軍們對此心懷不滿。他們的頭目是米雷爾將軍,他憤怒地質問波拿巴,指責他策劃遠征埃及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就連波拿巴在意大利戰役中最信任的兩位將軍讓·拉納和約阿希姆·穆拉特也通過把帽子扔到沙子里并用腳踩來發泄他們的不滿。作為回應,波拿巴指責他的軍官煽動叛亂,并威脅說,如果不恢復平靜,他將射 ... 另一名頭目托馬斯·亞歷山大·杜馬斯將軍。軍官們很不情愿地被說服放下他們的挫敗感。米雷爾將軍,  

舒布拉基特的小沖突  

波拿巴重申了他的權威,但也只是勉強而已。他知道他必須讓他的士兵們取得勝利,以免他冒著永遠失去他們支持的風險。機會就在不遠處,波拿巴收到情報稱馬穆魯克正在集結軍隊保衛開羅。穆拉德·貝(MuradBey)率領4,000名馬穆魯克騎兵和12,000名民兵沿尼羅河順流而下當穆拉德的共同統治者易卜拉欣·貝在開羅集結另一支軍隊時,他會見法國人。7月10日,離開達曼胡爾一天后,德賽將軍遇到了一支馬穆魯克騎兵分隊,他們在短暫交戰后被趕走,這是敵軍逼近的明確信號。同一天,這些人到達了拉赫馬尼亞,在那里,尼羅河的渾水第一次映入眼簾。士兵們沖進水中“像牛一樣”喝水,有幾個人因過度放縱而死亡(Chandler,223)。7月11日,杜瓜將軍的師在拉赫馬尼亞與其他師匯合。杜瓜已經成功占領了羅塞塔,他的行軍比他的戰友輕松多了。  

現在所有五個師都集中在一個地方,而且士氣高漲,波拿巴覺得現在是尋求一場適當戰斗的最佳時機。7月12日,他命令25,000人的軍隊與佩雷船長的艦隊一起沿尼羅河西岸前進,該艦隊向上游運送軍隊的補給品、軍官的妻子以及167名被稱為“學者”的科學家和學者。隨行探險隊。由于靠近尼羅河,士兵們于7月13日在ShubraKhit村遭遇MuradBey的軍隊時精神抖擻;當軍樂隊演奏《馬賽曲》時,法國人就位,不久之后,各個師都開始合唱。  

波拿巴將各師的步兵組織成方陣,縱深六列,四角架設大炮。與拿破侖步兵通常作戰的線陣相反,方陣部隊沒有脆弱的側翼,可以更好地抵御騎兵的沖鋒。事實上,即使是最堅決的騎兵沖鋒也可能沖破步兵方陣,因為大多數馬匹都會立馬甩掉騎手,而不是沖進刺刀林中。這種戰術在對抗馬穆魯克時特別有用。盡管馬穆魯克人是令人畏懼的騎馬戰士,但他們的戰術卻相當陳舊,而且他們對抗現代歐洲戰術的經驗有限。當馬穆魯克人在日出后發起沖鋒時,他們遭到了法國 ... 的冰雹射擊和大炮的霰彈襲擊。  

與此同時,法國船隊遭到馬穆魯克炮艇的攻擊,埃及民兵登上了法國船只,尼羅河上爆發了激烈的肉搏戰。事情變得如此絕望,以至于學者們(通常是年長的學者)不得不參加戰斗,而佩雷上尉本人左臂受傷。在決定性的時刻,法軍的一門大炮擊中了指揮儲存彈藥的馬穆魯克炮艇;由此產生的爆炸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人們像鳥一樣飛到空中”(Strathern,105)。爆炸聲促使穆拉德·貝(MuradBey)取消戰斗,馬穆魯克人撤退,戰場上約有1,000人死傷。法國僅報告21人傷亡,但更現實的估計數字接近300人;這些傷亡大部分是在船隊戰斗中法國水手造成的。由于他的努力,佩雷上尉在戰斗結束后立即被波拿巴晉升為海軍少將。  

金字塔之戰  

波拿巴將每個師編成方陣,四角架設大炮。  

舒布拉基特戰役后僅休息了幾個小時,波拿巴就催促他的軍隊繼續前進。他們距離開羅還不到一半,波拿巴希望盡快到達。然而,當軍隊退回無情的埃及沙漠時,紀律再次開始崩潰。法國人只要發現一個村莊,就會攻擊它;他們的軍官對這些人的搶劫、焚燒和 ... 戮視而不見。雖然挫敗感促使一些士兵采取這些暴力行為,但其他人卻充滿了壓倒性的絕望感。波拿巴本人在后來的回憶錄中評論道:“軍隊被一種無法克服的模糊的集體憂郁所籠罩;這是一種脾臟的攻擊;一些士兵為了快速死去而跳入尼羅河?!埃ㄋ固乩?,109)。  

7月18日,軍隊到達距ShubraKhit約105公里(65英里)的瓦爾丹。波拿巴允許疲憊的士兵在這里休息兩天,但下令于7月20日恢復行軍。此時,波拿巴感覺到決戰即將來臨。穆拉德·貝伊帶著一支新軍隊返回,據報道在尼羅河西岸恩巴貝村附近盤踞,而易卜拉欣·貝則指揮著另一支軍隊在東岸開羅城墻前。7月21日下午2點左右,法國的5個師抵達恩巴貝,穆拉德正在那里等待他們。穆拉德指揮約6,000名騎兵和大約54,000名 ... 騎兵應征入伍,對抗大約25,000名法國士兵(這是最高估計,其他來源也給出了騎兵人數)僅15,000)。波拿巴沒有被嚇倒,他向他的部下發布了他的戰前命令,其中他提到了從他們的位置清晰可見的吉薩大金字塔:  

士兵!你來到這個國家是為了將居民從野蠻中拯救出來,為東方帶來文明,并讓這片美麗的世界擺脫英國的統治。從那些金字塔的頂端,四十個世紀俯視著你?。_伯茨,172)。  

波拿巴再次將各師編成方陣,四角架設大炮。然后,他命令各師向前推進。德賽和雷尼爾在右翼向埃及中部推進,而其余方隊則在左側向恩巴貝推進。下午3:30左右,馬穆魯克出人意料的沖鋒幾乎讓德賽和雷尼爾的師措手不及;當他們穿過一片棕櫚樹林時,他們的方陣變得松弛了。然而,這些師及時地重組了廣場,像波浪擊打巖石一樣粉碎了馬穆魯克的沖鋒。一位法國軍官描述了這次遭遇:  

敵軍騎兵的馬刀與我方第一排的刺刀相遇。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混亂:馬匹和騎兵向我們撲來,我們中的一些人向后退去。一些馬穆魯克人的衣服被我們火槍的 ... 點燃。我在旗幟旁邊,看到我旁邊的馬穆魯克人,受傷的,成堆,燃燒著,試圖用他們的軍刀砍斷我們前排士兵的腿。我們的隊伍排列得如此緊密,他們一定以為我們是連在一起的。(斯特拉森,122)  

當驚慌失措的馬穆魯克騎兵在各個師之間馳騁,拼命尋找突破口時,波拿巴抓住了這個機會。他命令邦和維亞爾的師攻擊敵人在恩巴貝的工事。穆拉德·貝派遣他的右翼騎兵去迎擊這次進攻,但是這支部隊也很快在法軍方陣上潰散。不久之后,邦的部下猛攻村莊,將2000人的駐軍追入尼羅河。法國人向逃跑的 ... 民兵齊射,他們拼命游過河去保護易卜拉欣·貝軍隊的安全,而易卜拉欣·貝軍隊正在對岸無助地觀看戰斗。其中至少有1,000人被淹死,600人被法國 ... 擊落。下午4點30分,戰斗結束。穆拉德·貝(MuradBey)拿下了他的3分,在吉薩。對于法國來說,這是一場巨大的勝利,據報道,只有29人死亡、260人受傷,而埃及則有近10,000人傷亡。  

后果  

戰斗三天后,波拿巴的軍隊終于進入開羅。由于穆拉德和易卜拉欣都逃到了上埃及,他們的到來沒有受到任何阻礙。波拿巴派德賽去追查他們,他開始在開羅建立法國 ... 。法國在金字塔之戰中的勝利標志著拿破侖埃及戰役的 ... 。僅僅幾天后,法國艦隊就在尼羅河戰役中被摧毀,波拿巴的軍隊與歐洲的聯系被切斷。一年后,波拿巴在認識到遠征失敗后,放棄了在亞歷山大的軍隊,返回法國,并在霧月十八日政變中奪取了政權。他的軍隊一直滯留在埃及,直到1801年埃及向盎格魯-奧斯曼帝國軍隊投降。

    亚洲综合色区另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