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工業革命中的童工

Jul06

英國工業革命中的童工

時間:2023/07/06 19:28 | 分類:世界歷史

以下文字資料是由(歷史新知網www.tvmsn.com)小編為大家搜集整理后發布的內容,讓我們趕快一起來看一下吧!

英國工業革命中的童工

英國工業革命(1760-1840)期間,兒童被廣泛用作工廠、礦山和農業的勞動力。通常,年僅5歲的兒童都和成年人一樣進行12小時輪班,他們的工資微薄,可以爬到危險的織布機下,通過狹窄的礦井搬運煤炭,并在農業幫派中工作。  

通常情況下,兒童的工作是明確界定的,并且是專門針對他們的,換句話說,童工不僅僅是對成年勞動力的額外幫助。許多孩子的教育被工作日所取代,這是父母為了貼補微薄的家庭收入而經常做出的選擇。直到1820年代, ... 才開始通過限制工作時間的法律,企業主被迫為每個人(男人、女人和兒童)提供更安全的工作條件。即使在那時,由于缺乏檢查員,許多虐待行為仍然存在,慈善機構、慈善家和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Dickens,1812-1870)等具有社會良知的作家都注意到并公開了這種情況。  

缺乏教育  

由于送孩子上學需要付費——即使是最便宜的也要每天一分錢——大多數家長都懶得理會。村莊里通常有一所小學校,每個學生的父母都向老師付費,但出勤率有時不穩定,而且在擁擠不堪的班級中,教育往往是初級的。有一些由慈善機構開辦的免費學校,教堂經常提供主日學校。直到1844年,才有了更多的免費學校,例如第七代沙夫茨伯里伯爵安東尼·阿什利-庫珀(AnthonyAshley-Cooper,1801-1885)建立的衣衫襤褸的學校。這些學校專注于基礎知識,即所謂的3R(閱讀、寫作)和算術。直到1870年代,5至12歲兒童的義務教育以及提供義務教育所需的機構才出現。因此,“在工業革命期間,至少有一半名義上的學齡兒童全職工作”(Horn,57)。  

一些工廠主對雇員的孩子比其他工廠主更慷慨。柴郡斯蒂爾(Styal)的采石場工廠就是一個例子。一天漫長的工作結束后,業主在專門的學徒樓內為100名童工提供學校教育。  

對于絕大多數孩子來說,工作生活很早就開始了,往好了說是單調乏味,往壞了說是無窮無盡的威脅。  

盡管存在種種困難,更好教育的一個指標是識字率,歷史學家通過記錄一個人在結婚證書等官方文件上簽名的能力來衡量這一點,這是相當不完善的。識字率有了很大提高,但到1800年,仍然只有一半的成年人能夠在此類文件上簽名。  

對于那些能夠在工業革命中找到工作的孩子來說,并且有雇主排隊提供工作,卻沒有 ... 來保護他們。對于絕大多數孩子來說,工作生活很早就開始了——平均在8歲——但由于沒有人真正關心年齡,所以情況可能會有很大差異。工作往好了說是乏味的,往壞了說就是無休止的威脅、罰款、 ... ,以及對這種待遇的任何 ... 立即解雇。1833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95%對童工采取的策略都是負面的。即時解雇占58%。只有4%的案例是對出色工作的獎勵,只有1%的策略涉及晉升或加薪。  

傳統童工  

在傳統的手工編織家庭手工業中,孩子們總是清洗和梳理原羊毛,以便母親可以在紡車上紡紗,然后由父親使用手搖織布機將其織成織物。手工藝人通常會招收一兩個學徒。學徒們有食宿,并由師傅教授特定的手藝。作為回報,孩子不僅免費工作,而且在簽訂一份可能持續一年、幾年甚至長達七年的合同之前需要預先支付一大筆費用,具體取決于行業。還有一些孩子在父母或親戚的小企業工作,例如編籃工、鐵匠和陶工等小型制造商。  

兒童從事農業工作,這在工業革命期間仍然是一個重要領域,1800年,農業占英國勞動力總數的35%。兒童一如既往地繼續照料牛群和家禽,他們基本上執行任何需要他們身體能力才能完成的任務。許多兒童加入了農業幫派,這些幫派轉移到有臨時或季節性工作的地方。  

礦井中的兒童  

男人、女人和兒童在英國的礦山工作,尤其是煤礦,這些煤礦因生產工業革命蒸汽機所需的燃料而蓬勃發展。在機器出現之前,這三個群體都參與了采礦業,但該行業的擴張意味著現在參與其中的人數比以前更多。礦主發現年僅五歲的兒童很有用,因為他們足夠小,可以爬進狹窄的通風井,在那里他們可以確?;畎彘T定期打開和關閉。像JamesPearce在1842年的證詞很常見:  

我今年12歲。我花了大約七年半的時間去維修站打開大門。我旁邊有一支蠟燭和一堆火來照亮我……我每天工作12個小時,每天得到6美元。我參加了并拿到了錢。當我發工資時,我把它帶回家給我媽媽。我從事這項工作已經一年半了。有一次我睡著了,被車夫狠狠地打了谷粒。  

大多數兒童隨著年齡的增長,要么將煤炭從工作平面轉移到地面,要么在運走之前將其與其他碎片分揀出來。那些用挽具將煤炭拉到車上的人被稱為“hurriers”,而那些推動煤炭的人被稱為“thrushers”。這是一項繁重的工作,不利于孩子的身體發育。盡管存在健康風險,但許多父母并不反對孩子工作,因為他們可以為家庭帶來急需的收入。此外,超過一半的礦山童工成年后仍保留工作,是終身就業的好途徑。從1800年到1850年,兒童占采礦勞動力的20-50%。  

童工比男性便宜約80%,比女性便宜約50%。  

這么早工作的后果是,大多數在礦山工作的兒童從未接受過超過三年的教育。兒童經常因體力勞動和12小時的長時間輪班而遭受健康問題。年復一年地呼吸煤塵導致許多人在晚年患上肺部疾病。正如歷史學家S.Yorke強調指出的那樣,“煤炭開采業肯定是英國有史以來對男人、女人和兒童最嚴重的剝削之一”(98)。  

工廠里的孩子們  

擁有動力織機等新型蒸汽動力機器的工廠是工業革命的偉大發展,但它們是有代價的。這些地方,尤其是紡織廠,又黑又吵,還故意保持潮濕,讓棉線更柔軟,不易斷裂。新的制造業機械化意味著基本勞動力不再需要什么技能。孩子們被要求到機器下面清理棉花廢料以供再利用,或者修理斷線或清除機器上的堵塞物。這通常是危險的工作,因為機器可能無法預測。一臺巨大的織機可能會突然停止運轉,沉重的部件掉落下來,可移動的部件(如錠子)像 ... 一樣飛來飛去。  

在工廠里,孩子們像周圍的成年人一樣工作,每周工作6天,輪班12小時。對于雇主來說,12個小時很好地將一天一分為二。由于這些機器每天24小時運行,一名孩子下班后會回到溫暖的床上,而使用者則滾出床鋪開始自己的輪班,這種做法被稱為“熱床”。兒童是最廉價的勞動力,雇主在使用他們方面并不遲緩。童工的工資比男性便宜80%,比女性便宜50%。兒童的優勢在于手指靈活,身體較小,可以進入成人無法進入的地方和機械下。他們還比成年人更容易受到主管的欺凌和威脅,而且他們無法反擊。  

孩子們還可以在類似于契約的制度下向工廠主當學徒。教區給父母提供了資金,讓他們的孩子在工廠工作。這種做法很常見,直到1816年才對孩子們工作的距離設定了限制——64公里(40英里)。  

英國工廠的勞動力中約有三分之一是兒童。1832年,當工業革命進入最后十年時,這些孩子仍然在工廠里承受著令人震驚的工作條件,正如議員邁克爾·薩德勒(MichaelSadler)所描述的那樣,他敦促改革:  

甚至,此時此刻,當我代表這些受壓迫的孩子們發言時,還有多少他們仍在辛苦勞作,被限制在暖氣十足的房間里,渾身是汗,被車輪的轟鳴聲驚呆了,被有毒的惡臭毒害了。油脂和汽油,直到最后,他們疲憊不堪,幾乎赤身裸體,跳入惡劣的空氣中,瑟瑟發抖地爬到床上,一群年輕的工友剛剛從床上爬起來。這就是他們中的許多人充其量的命運,而在許多情況下,他們患病、發育不良、殘廢、墮落、被毀滅。  

窮人和孤兒  

無家可歸且在其他地方沒有報酬的工作的兒童,如果是男孩,經常被訓練成“擦鞋人”,即在街上擦鞋的人。慈善組織給了這些窮人這個機會,這樣他們就不必去臭名昭著的濟貧院。濟貧院于1834年建成,故意將其打造為一個可怕的地方,以至于它除了維持居民的生存外幾乎沒有什么作用,因為他們相信,任何更多的慈善行為只會鼓勵窮人不再費心尋找有報酬的工作。濟貧院涉及顧名思義的工作,但這確實是一項乏味的工作,通常是令人不愉快且重復的任務,例如壓碎骨頭制造膠水或清潔濟貧院本身。難怪,考慮到濟貧院里的骯臟生活,  

... 勞工改革  

最終, ... 完成了剛剛起步的 ... 努力實現的目標,從1830年代開始,工廠和礦山工人(包括兒童)的處境開始慢慢改善。此前,各國 ... 原則上一直不愿限制貿易,更傾向于采取自由放任的經濟方針。更糟糕的是,許多議員本身就是大型雇主。然而,議會通過了幾項法案,試圖限制雇主對其勞動力的剝削并制定最低標準,盡管并不總是成功。  

第一個受到工人剝削限制的行業是棉花行業,但很快新法律就適用于任何類型的工人。1802年《學徒健康與道德法》規定,童學徒每天工作時間不得超過12小時,必須接受基礎教育,每月必須參加教堂禮拜不少于兩次。隨后又出臺了更多法案,這次適用于所有童工。1819年《棉紡廠和工廠法》限制9歲或以上兒童的工作,16歲以下的兒童每天工作時間不得超過12小時。兒童可能的工作時間為上午6點至晚上9點  

盡管新規定存在許多濫用行為,但 ... 檢查員的任務是確保新規定得到遵守。例如,這些官員可能會要求任何童工提供年齡證明,或要求校長提供證明特定兒童已接受所需教育時數的證明。  

漸進的變化遵循早期的行為。1842年《礦業法》規定,10歲以下兒童不得從事地下工作。1844年的《工廠法》將任何人每天的工作時間限制為12小時,危險機器必須放置在單獨的工作空間中,并且對雇主施加了衛生法規。1847年《工廠法》進一步將工作日最多限制為10小時,活動人士長期以來一直游說 ... 減少工作時間。新法律仍有許多濫用者,許多父母仍然迫切需要童工帶來的額外收入,但更廣泛的社會對使用童工的態度終于發生了變化。  

像查爾斯·狄更斯這樣的作家寫了《霧都孤兒》(1837)等譴責性的作品,指出了貧困兒童的困境。在維多利亞時代的道德主義中,許多人現在希望孩子們能夠更長久地保持他們的純真,不要那么早地受到成人生活的誘惑和道德陷阱。1889年,國家防止虐待兒童協會成立,秉承“童年值得保留,但如果不加以保護,可能會失去童年”的理念。藝術繼續刺痛著人們的良心。JMBarries飾演彼得潘1901年首次出版的《童年》證實了這種態度的轉變,也證實了童年本身就是一件有價值的事情,是一件不應該在礦山和工廠的日常工作中被抹 ... 的寶貴事物。

    亚洲综合色区另类小说